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

阅读:0
听报道

看完2013年6月10日这期新世纪周刊,感到一些共同的东西。

1)P12,覃敏,《大方向与小方向》:电信运营商员工目前遇到的事业瓶颈和苦恼。

在互联网面前,电信运营商已失去了昔日风采:他们面临着管道化的危险,不得不往信息平台/应用方面转型。

但是,让一个电信公司“去电信化”,说起来容易,做起来难。这几天,在云计算大会上,看着台上不同公司的人演讲,感受其代表的公司的风格。感叹:一个公司的文化,是从创始人开始,延续下来的,决定了公司的命运。”三岁看大,七岁看老“,这句被用来描述小朋友的话,也能被用来形容一个公司。

在云计算大会上,听到三大运营商中的副总级人物,热情洋溢地讲述各自正在进行的云计算工作:数据中心,大数据分析,软件,智能城市,。。。非常热闹,看来覃敏的这位苦恼的朋友,不在这些部门。:)

文中最后提到另一位朋友,离开了运营商,成为了一个活跃的风投项目经理。

Fun & Freedom,祝福他的未来。

2)P40,屈运栩,于宁《阎焱:看空不做空》:阎焱访谈。

印象中,阎焱是一位叱诧风云、刀锋战士一样的人物,没有想到,在这篇访谈中,他一句句地谈在国内做投资的艰难。

“隐忍”,这是我看文章时所感受到的。文章的配图是一张阎焱的照片。照片没标作者,但拍出了隐忍的感觉。

用“隐忍”这两个词,来形容目前的大多数中国人,应该都是合适的吧。

如P81,李妍,《互联网医疗夹缝求生》文中提到的:挂号网、春雨掌上医生等医疗应用面临政策困局。

在医疗和教育两个方面做事,受政策的影响非常大。如何把握政策,微妙,困难。挂号网,掌上医生,都游走在政策的边缘。“隐忍”,他们一定不陌生。

Fun & Freedom,是梦。

3)P104,王晓渔,《立宪的羊头是多么重要》:清末立宪如何深入人心,即使袁世凯,张勋复辟,也得打着立宪的牌子:君主立宪。

晓渔老师的见地,一直佩服。他的《重返公共阅读》一书,打开,就放不下。看完这篇文章后,觉得:最近大家关于立宪是否有必要的讨论,真是奇谈。隐忍!我们比清末的朋友,还能隐忍。

台湾朋友似乎已经走过来了。P105,张铁志《让选民爱上选举》:许信良先生1977年在台湾参加党外人士竞选,很有策略:分析选民结构,提出“Fun”的策略,用“欢乐”来对抗“恐怖”。最后,在两名年轻人死亡带来的民意激愤下,党外人士取得突破,当选县长。

Fun,在打破岛内民众对政治的恐惧,破解高压空气,起到了很好的作用。

我们呢?90后已经走上历史舞台,他们创作出了《杀死那个石家庄人》这样的作品。如此,张铁志先生的建议,确实可以开阔我们的思路。

Fun & Freedom,同行

 

话题:



0

推荐

陈一帅

陈一帅

81篇文章 1次访问 51天前更新

通信与信息系统博士,曾就职于朗讯贝尔实验室,现居北京,Kassy的爸爸。个人主页:https://yishuai.github.io

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