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陈一帅 > 乌克兰:噩梦刚刚开始

乌克兰:噩梦刚刚开始

 
参加财新沙龙,听财新专栏作家、《 与故土一拍两散》作者 王昭阳先生谈自己在乌克兰革命期间的亲身经历和体会,获益匪浅,特分享:
 
8年前,第一次去乌克兰。几年后,定居基辅。
 
基辅,是温柔的。第聂伯河缓缓流过。大教堂,1930年大饥荒纪念碑,卫国战争纪念碑。这三个地方,体现了乌克兰国家定位,民族心灵寻找的历程。
 
 
对俄罗斯,乌克兰人内心是矛盾的。墨西哥人问:为什么墨西哥离上帝那么远,而离美国那么近。乌克兰人也如此问,只是问的是俄罗斯。
 
对乌克兰,俄罗斯人的心情也是复杂的。俄罗斯民族起源于基辅罗斯阶段,就在基辅。这一定义,让一代代俄罗斯人,把乌克兰作为自己民族的发源地。被俄罗斯人珍视的契柯夫,曾常住克里米亚岛。很长一段时间里,俄罗斯水手说:每次路过克里米亚,远远看到山上白房子的灯还亮着,就感到无比的温暖。
 
乌克兰独立后,政客争斗,无暇经济发展。经历了五任总统。第三任时,爆发橙色革命。革命后上台的三位领导人,争斗不停。亚努科维奇先被其它两人逼回自己东部老巢。然后,这两人为了克制对方,又把亚努科维奇请回来。等亚努科维奇以微弱多数战胜季莫申科,当上总统,他又以莫须有的罪名,把季莫申科送进了监狱。
 
族群分歧,政治分歧,民族定位的分歧,困扰着这个国家。没有精力发展经济,经济不上轨道。贫富悬殊。出现了一批超有钱的人。东部一些酒店,条件非常好。可中部非常穷,像西伯利亚。克里米亚,象莫斯科远郊的一个小城,山区一些地方很破。西边一些城市,虽然优雅,经济上并不景气。东部煤矿,工人勤劳,但效率不高,市场化过程中受到冲击,民众忧心忡忡。整个国家的建设,还不如白俄罗斯。
 
体制方面,权力放纵。法制社会徒有其表,无法正常运作起来。文明社会的架构都有,但当权者总能找到一个别人抓不到把柄的漏洞,把自己的权力变成钱:你给我钱,你就赢;给不出钱,你就输。这也是民主转型的一个很棘手的问题。
 
权力寻租,渗入到生活中的每一个环节。老百姓办任何一点事,都要给钱。申请安一个互联网,办事人员态度很好,但就是不给你办。明白了,填一张表,折一下,里面放一张钞票,马上通过。老百姓到街上做个小生意,无数的人来收钱。不得不贿赂。普通人想通过劳动,养活自己,非常难。
 
后苏联时代景观特征明显。一个外国人,从波兰进入乌克兰,会发现人们的穿着,一举一动,很不一样。男的,灰皮鸭舌帽。女孩,却打扮得异常艳丽。到处是呆板,压抑的公寓楼。所有这一切构成后苏联时代的一个景观。
 
为此,很多乌克兰人不满。政府是贼。警察是坏蛋,大家觉得不应该是这样,心里不满,都想爆发一下。要革命。
 
可革命后怎么样?大家心里都不知道。
 
克里米亚人,对亚努科维奇也反感,说他是大坏蛋,但是,他们确实认为自己是俄罗斯的子孙,他们说自己的血,子孙的血,都是俄罗斯的血。
 
可是,如果分裂扩大为整个国家的分裂,会非常可怕,撕裂很多家庭。很多乌克兰人担心,会象波斯尼亚。想想波斯尼亚的分裂过程,萨拉热窝,太可怕了。
 
生活艰难,但还是能感受到温暖。移民德国的乌克兰人过得不错,但很想家。他们说:德国人很好,但很冷。而乌克兰人心很热。社会有一种温暖。在革命过程中尤其感觉到这种温暖。革命中,全城都没有警察,大家会互相提醒安全。车上让座,也是大家的习惯。
 
这次革命的背景复杂。橙色革命,是无数年轻人,举着鲜花在广场上唱歌。而这次革命,一片杀气。砖头,燃烧瓶,几百上千的人,带着面罩,穿着迷彩服,配着当年白军的徽章,插着枪,铁棍。这些人从哪里来?谁给他们钱?找到该组织的发言人,采访了2个小时,他并不给明确的答案。很神秘。
 
现在最需要的是曼德拉似的人物,能整合感召东西部族群,避免分裂。可现在在台上的人,看不到这种格局。新政府一上台,就禁止俄罗斯语,没有一点和解的倾向。此外,新政府能否集中力量,发展经济,也是关键。经济不能破产,决定了乌克兰即将到来的命运。可这一切,看起来很难。情况复杂。噩梦刚刚开始。
 
参考链接:
 
1、王昭阳:《乌克兰,年轻结束的地方》, http://magazine.caixin.com/2014-03-14/100651308.html
3、王昭阳,《与故土一拍两散》,财新读书连载, http://reading.caixin.com/114107/
4、王昭阳,财新博客, http://wangzhaoyang.blog.caixin.com/
5、财新沙龙:作家王昭阳谈乌克兰见闻, http://i.caixin.com/forum.php?mod=viewthread&tid=98379



推荐 8